> 时尚 > 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导航下通栏区域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
本文只能在《好奇心日报》发布,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*

艾丽丝·阿隆佐(Iris Alonzo)带着嘲讽式的懊悔,反思多年前为 American Apparel 设计深 V 领 T 恤时的成功。

艾丽丝说:“我一个人就毁掉了西好莱坞。到谢纳加大道和圣莫妮卡大街去,你一定会看到胸毛剃得精光、衬衫领子开到肚脐的男人。(你会说:)‘天啊,我们都做了什么?’”

可能你从没听说有阿隆佐这么一号人物,但 37 岁的她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前高级创意总监。坐在朋友离中央公园西大道不远的公寓里,阿隆佐聊了聊她在 American Apparel 十年的工作生涯。这家公司让 T 恤广告变成了活生生的限制级,而它也在去年申请了破产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艾利斯·阿隆佐担任 American Apparel 创意总监多年,去年离职。图片版权:Jake Michaels/《纽约时报》

阿隆佐说:“最初我们做的是这种高腰牛仔裤——它曾是我的最爱。后来又出了带三道条纹的圆筒短袜、紧身裤,以及褒贬不一的深 V T 恤。”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
这一切都在 2015 年初的时候结束了。阿隆佐曾经处在 American Apparel 前掌门人多夫·查尼(Dov Charney)的阴影之下,但现在,她又回来了。这一次,阿隆佐想到了众包模式与团队合作。(查尼是 American Apparel 的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,也是个性格直率的美国服装业之王,并曾经被控性侵。)

阿隆佐开了一家名为 Everybody 的服饰及生活用品公司。阿隆佐与 38 岁的卡洛琳娜·克莱斯波(Carolina Crespo)在 2015 年 11 月共同创立了这家公司。卡洛琳娜从前也是 American Apparel 的总监(她曾是图案设计和儿童服饰的总监)。她们新公司的业务模式十分特殊:决定服装设计的并不是设计师,而是创始人邀请来的合作者,由他们设计产品。

阿隆佐自身便具有放松懒散与高度集中的双重特质,她首先提出了这个想法,她说,无数次有人发现她为一家服装公司工作后问道:“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?”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阿隆佐(最左)与她的工作搭档卡洛琳娜·克莱斯波在 Everybody 的工作室。图片版权:Jake Michaels/《纽约时报》

这可能不是上一段惨痛经历带给她的唯一教训。阿隆佐曾被 American Apparel 公司两度开除:2014 年,查尼被迫离职后,她被公司解雇,但 American Apparel 在数月之后又请回了阿隆佐;去年公司聘请了新的管理团队之后,阿隆佐再次被开除

她不得不克服曾在这样一家公司工作给自己带来的污名。公众眼中的 American Apparel 委婉地说是管理混乱,说得难听点儿,就是它对员工极其恶劣

她说:“我开始思考从那 11 年零 11 天的工作经历中能获得些什么,我开始回想所有启发过我的事情。”

她想起了从前的《意大利色彩趋势杂志》(Colors magazine),想起了艺术家兼设计师娜塔莉·杜·巴斯凯尔(Nathalie du Pasquier)、各种印刷品、服装制作工,还有 1999 年逝世的图案设计师提伯·卡尔曼(Tibor Kalman)的针线活与设计。阿隆佐可谓是一个博学家。她早早高中毕业,16 到 24 岁的时候在洛杉矶上了一系列社区大学,期间一直在学习和尝试,但并未拿到任何文凭。

这段时间里,她还曾在《尼龙》杂志(Nylon magazine)实习、在一家代理摄影师的专门机构工作,还担任了街头服饰品牌 Freshjive 旗下出版物《Freshjive Propagandist》的创意总监。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公司将会邀请合作者,但合作者并不都是专业的设计师。图片版权:Jake Michaels/《纽约时报》

之后她来到了 American Apparel,每周工作 80 小时,而且没有假期。但这些依然让阿隆佐产生了这样的疑问:“为什么创意一定要来自设计师?我认识许多人,他们当中有作家、有建筑设师,还有小朋友,但他们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热情。”

让·皮格齐(Jean Pigozzi)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既是商人,也是艺术品收藏者,热衷美食,注重生活品质。他也是 Everybody 第一批合作者中的一员。

阿隆佐在 American Apparel 工作期间认识了皮格齐,并和他成为了朋友。阿隆佐请他为新公司设计一款新的产品。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皮格齐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大抱枕。这个大抱枕长度两米四多,形状像一条吞下了一幢房子的蛇。阿隆佐与克莱斯波之后找到了公司负责生产的技术人员,经过精密调校后设计出了贪吃蛇抱枕,并将其推向了市场。

从AA到自己的众包设计公司,这个设计师都做了什么?
两米四的抱枕,形状是一只吞掉了一幢房子的蛇,由公司邀请的一位合作者让·皮格齐设计。图片版权:Jake Michaels/《纽约时报》

如同在 American Apparel 一样,Everybody 也更倾向于招聘当地员工。公司的创始人表示,她们致力于减轻对生态的影响。阿隆佐说,公司主打产品之一的白 T 恤就被即兴命名为“垃圾树”,因为 T 恤采用了南卡罗莱纳州一家工厂生产的百分百可回收纯棉面料。她还说,这家工厂的面料属行业首创。

但 Everybody 公司与阿隆佐的前东家不同,它是一家预算并不宽裕的创业公司。目前还只有从 25 美元的 T 恤到 250 美元的抱枕四件商品,而且只通过官网 Everybody.world 对外出售。

目前的合作者就是公司的财富。第一批合作“设计师”中还有艺术家 Mae Elvis KaufmanKalen Hollomon(他们正在设计中性的工装夹克)、作家兼插画家 Dallas Clayton(诗意明信片),以及主厨、音乐家兼日本文化作家 Kiki Kudo(系列小黑裙)。

如果说这一串名单听起来像是某个纽约-洛杉矶酷孩子俱乐部,让 Everybody 这个品牌显得有点儿名不副实的话,阿隆佐很快抛出了 Prakash Gokalchand 这个名字。

阿隆佐说:“他是个 74 岁的老人,我每天都看见他在我家前面的公园里面下围棋。”阿隆佐指的公园是洛杉矶市中心西边的麦克阿瑟公园。

阿隆佐说,她欣赏他“经典的不爱出风头的风格”,在找到这位老人之后,还发现他对长袖衬衫有着非常具体的想法,他希望让衬衫的长袖能够轻易地卷起来,还想到了用极其柔软的面料来做运动长裤。

如果自己设计的商品大卖,Gokalchand 会像 Everybody 的每一位设计师一样,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,因为每卖出一件商品,创意贡献者就能获得 10% 的收入。而收益分红的想法同样来自阿隆佐在 American Apparel 的工作经历。

她笑了一下说:“我当时想:‘天哪,要是每卖出一条紧身裤我就能拿到一美元,那会是什么样啊。’”

翻译 熊猫译社 孙一

题图来自 Freunde von Freunden

支付宝赞助
微信赞助
广告区域

付费主题购买前往洛米店铺,寻求帮助前往论坛

网友评论1

  1. 沙发
    karvd:

    非常好主题

    2018-01-27 pm11:40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